Top
首页>期货 > 正文

《狩猎场》存在失真,但校园性侵不容回避

发布时间:2016-03-10 15:52:58        来源:

美国纪录片《狩猎场》(The Hunting Ground)从获得2016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提名的那一刻起注定就是一部陪跑的影片。《狩猎场》能够从一众纪录片的厮杀中挤进奥斯卡,要归功于它选择了尖锐而敏感的社会现实问题作为题材。

但只有好题材对于奥斯卡而言是远远不够的,除了音乐颇有亮点外,《狩猎场》在制作、摄影、内容编排与剪辑上算不得上品,更要命的是,作为一部纪录片,《狩猎场》在真实性、准确性方面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这部纪录片中所谓的“狩猎场”即时常被誉为“象牙塔”“学术伊甸园”的高校校园,校园环境相对封闭,许多学生成为囿于其中的猎物,而狩猎者就在他们身旁。纪录片《狩猎场》给出的数字称,美国有百分之十六的高校女生曾在校园内遭受过性侵犯,这些学生中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会选择向校方报案,男生也同样成为校园性侵犯的对象,他们中的报案者更是寥寥无几。

影片选择了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两名遭受过校园性侵犯的女生安德莉亚·皮诺和安妮·克拉克作为主线,以两人的遭遇为切入点,反映出全美高校校园性侵的普遍性,以及高校在解决这一问题上存在的诸多乱象,哈佛、普林斯顿、耶鲁、哥伦比亚等名校也赫然在列。

高校普遍对校园性侵采取冷处理,面对向他们寻求帮助的学生,校方首先会质疑是否是虚假报案,如果证据确凿,则会责问报案者为什么要将自己置于潜在的危险之中,而非查找元凶并追究其责任。即便找到元凶,处罚措施也像是闹着玩似的,哥伦比亚大学会停掉该生一学期的课,耶鲁大学的责罚则缩短至一天……囧司徒就曾调侃某校对三名进行性侵犯的学生“毕业后除名”的处罚行为。

因为校方的“宽宏大量”,这些校园猎手在着这些无关痛痒的处罚后继续停留在校园中。《狩猎者》原因社会调研表明,高校百分之九十的案件都因同一批人而起,这百分之八左右的高校生十分容易锁定,但高校、美国警方、美国检方都选择对此置之不理,为数不多被美国警方处理的案件中,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案件由检方提起公诉。

《狩猎场》反映的现象发人深省,承认校园性侵的存在有损高校高洁的名声,因此校方置学生利益于不顾,极力掩盖;多数实施性侵的学生多数有高校兄弟会成员背景或是学校的明星运动员,这些都是“杰出校友”,前途不可估量,而追究他们的责任意味着自毁“钱”程,对于绝大多数依赖校友募捐获得蓬勃发展的美国高校而言,几个女学生的性自主权显然不那么值得保护。

去年年底《狩猎场》在圣丹斯电影节上映后引起了巨大反响,声音不是针对高校,而是针对纪录片的主创。许多影片中引用的社会调研是未公开发表的,数据不可查询,削弱了影片的真实性。

火上浇油的是,圣丹斯电影节后不久,该片主创被曝出曾修改维基百科数据以迎合纪录片的论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十九位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联名致信,称《狩猎场》叙事缺乏真实性与准确性,对观众进行误导,有损高校形象。

纪录片的后半程将叙述重心放在了艾丽卡·金斯曼,金斯曼称自己就读佛罗里达大学期间曾被同班同学、该校明星橄榄球运动员詹姆尼斯·温斯顿严重的性侵犯,全身瘀青,衣襟带血。校方联合校警对此进行了冷处理,一年后,警方才同意对艾丽卡提交的物证进行DNA测试,测试证明艾丽卡衣物上残留的精液与温斯顿的吻合,但此时恰逢橄榄球赛季,此事被解读成用来抹黑明星球员的政治手段。

此后,温斯顿获奖,艾丽卡离开学校,检方因证据不足不起诉,若不是《狩猎场》旧事重提,此事早已尘埃落定。哈佛法学院十九位教师联名信对《狩猎场》的质疑就集中在温斯顿性侵事件的真实性上。

信中称,佛罗里达大学并没有像影片所说的那样在案发后立刻让温斯顿重返学校,而是对他进行了停课一学期的处罚。还认为,温斯顿与艾丽卡发生性关系并没有使用暴力,所以不构成强奸,《狩猎场》以温斯顿作为校园性侵的典型进行表述,构成对温斯顿名誉的诋毁,要求禁映该片。

绝大部分校园性侵案件发生场合无外乎以下两种:女生醉酒,男女独处。没有证人,物证也缺乏证明力,案件往往不了了之。或许正因如此,受害者往往获得的不是正面的帮助,而是质疑。穿着不当、醉酒、与陌生男性独处等同于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但被性侵并不是这些女学生自甘风险所必须承受的后果,女生穿得少、喝醉酒、与陌生男性独处并不构成对性侵犯的邀约,对丧失反抗能力的女生实施性侵犯,即便过程中没有使用暴力,也是对女性性自主权的侵犯,无论《狩猎场》失真程度多高,都不能抵消温斯顿性侵行为的罪恶。

就目前披露出的信息而言,《狩猎场》的确没有达到一部纪录片最基本的要求,纪录片主创的职业道德失守又导致校园性侵问题又错失了一个获得解决的良机。但通过《狩猎场》影片制作问题来否定校园性侵存在及其严重程度无异于掩耳盗铃。不要忘记,被誉为美国“世纪大审判”的辛普森案就是因为证人甲存在轻微渎职、证人乙有种族主义问题,从而使美国司法失去一个将真凶绳之以法的机会的。

校园性侵事件不是美国特产,那些存在于中国大学城中的“保研路”就是最好的无声证明。美国的女儿、中国的女儿面临的是与《印度的女儿》同样的问题,在成为性侵受害者后,社会往往还会施以比性侵本身更加严重的二次伤害。

在一个崇拜强者的社会中,性侵犯被解读成一种强者的标志,未能成功反抗者,就要遵循自然界的等级序列,失败者应该学会顺从与理解,一旦反抗就会遭遇周遭人群道德上的质疑,温斯顿性侵案受害者艾丽卡提出指控后的遭遇呈现出一个可怕的社会现象,即与强者发生一次突如其来的性生活也是值得引以为傲的,被强者临幸不知感恩的行为是可耻的。

更可怕的是,这种将动物界的秩序认同为人类文明社会应然状态正在成为这个社会的常态心理,而不断使这种心理正当化的正是高校这方延续人类文明的重地。

关于《狩猎场》存在失真现象的报道与各大名校对这部影片的反对态度决定了这部影片在奥斯卡奖上的表现,但它的存在仍然比里奥纳多·迪卡普里奥的那座小金人更值得被讨论。

回避现实问题短时期能够制造一种“岁月静好”的假象,但不会长久,但愿沉浸在静好岁月中的你不会如曾遭性侵的Lady Gaga在典礼上唱响的那样,“直到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才知道我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