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行情 > 正文

看不清的秘鲁大选:热门候选人是体制的局外人

发布时间:2016-03-04 16:19:24        来源:

秘鲁将于今年4月举行总统选举。对于秘鲁选民而言,哪些事情正成为最重要的问题?各候选人的哪些政策建议能让他们在竞争中显得与众不同?当下一任总统的任期开始时,他将面临哪些挑战?谁会赢得选举?

泾渭分明的年轻候选人们

弗朗西斯科·杜兰德

秘鲁天主教大学政治学教授

2016年的秘鲁大选季变化跌宕起伏。选民厌倦了前总统和老政客,而在寻找新面孔。选民们关注的是那些或在民调中领先的人(藤森庆子),或其支持率正在攀升的人 (胡利奥·古斯曼、阿尔弗雷多·巴内切亚、韦罗妮卡·门多萨),而不是那些支持率过低或正在失去支持的人(佩德罗·巴勃罗·库琴斯基、阿兰·加西亚、亚历杭德罗·托莱多,这群人用着旧式的民粹主义话语,但仍然倡导市场经济)。塞萨尔·阿库纳是位白手起家的百万富翁,他代表民众资本主义,正在遭受多方指责从而失去支持。

随着竞选的推进,选民们专注于那些支持率正在飙升的人:古斯曼、巴内切亚、门多萨。这三人的区别可谓泾渭分明。古斯曼(新右派)代表新兴技术官僚,支持市场经济延续下去,但经济重点应在中小企业。巴内切亚(人民行动党“Acción Popular”,中间派)批评“藤森经济学”,希望加强监管、加强国家对天然气和石油的干预。门多萨(广泛阵线“Frente Amplio”,左派,最年轻的候选人)希望有重大经济改革和强大的环保法规,同时她公开支持妇女和印第安人的权利。今年将选出下一代领导人。

不过,无论哪位年轻人胜出——实际上是谁当第二名,因为必然会有一场决胜选举,而民众中“反藤森”的意志也非常坚强——他都必须要面对更困难的环境: 经济繁荣已经结束,私营经济对外负债累累,许多消费者也债务缠身,犯罪上升而正式就业下降。矛盾在于,这位年轻人将不得不面对这些旧的挑战,而这些挑战实际上更适宜于由经验丰富的政客们来解决。

体制的局外人是热门候选人

辛西亚·麦克林托克

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和国际事务教授

秘鲁1990年大选时,当时的无名之辈阿尔韦托·藤森击败了著名小说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从那时起,秘鲁选民们已经明确地表示他们更愿意投票给反对现有体制的局外人。

在秘鲁2006年和2011年两次大选中,那些在1月民意调查中领先的局内人士在4月投票时甚至没有一个进入了决胜选举阶段。现在,秘鲁选民正在谴责政府腐败;这场选举不太关注候选人的政策建议,而是关乎个人品质。

在过去的十多年中,市场经济的政策带来经济增长、持续减贫,但犯罪率也更加恶化,使得左派现在已没有多少支持;可以肯定,基本的经济政策将得以延续,但是会有新的政策来打击犯罪。在民意调查中,藤森庆子得到约30%的支持,一马当先。有看法认为她父亲前总统阿尔贝托·藤森平定“光辉道路”叛乱,这对她有利;但是,她父亲的前第一夫人被判犯有腐败和侵犯人权的罪名——这同样给藤森庆子带来沉重的政治包袱。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佩德罗·巴勃罗·库琴斯基在民意调查中一直居次席。他是位经济学家,在政府中经验丰富,并且没人指控他腐败。塞萨尔·阿库纳是位白手起家的企业家,领导多所大学的组织,其支持率曾一度上升,但在有证据显示其学术剽窃后,其支持率随即回落。前总统加西亚和托莱多被腐败丑闻缠身。

今年2月,局外人胡里奥·古斯曼,马里兰大学博士,在美洲开发银行工作十年,也在秘鲁产业部短期工作过,突然窜据支持率第二的位置。但是,由于他的政党行政工作有违规行为,选举机构取消了他的参选资格;古斯曼计划通过法律上诉和政治游行重获参选资格。这一行为可能严重损害秘鲁民主的合法性。我预期,在6月的决胜选举中,藤森庆子将输给古斯曼或者另外一位看上去能以正当手法治理国家的候选人(目前总共有17位候选人)。

后藤森时代竞选的复杂性

胡里奥·卡里翁

特拉华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副教授

此次竞选将是后藤森时代争议最少的一次。中间派阿尔弗雷多·巴内切亚和左翼的韦罗妮卡·门多萨是仅有的反对现有经济模式的人,但这两人的支持率都低于5%。在高支持率者的较量中,辩论基本与执政方针无关,着重的是个人的经历而非意识形态。这解释了为何出现了奇怪的联盟。APRA的艾伦·加西亚和PPC的洛德斯·弗洛雷斯·纳诺的联盟即是一例,后者为右翼人士,曾在2001年和2006年的大选中曾以咄咄逼人的方式挑战前者。

藤森庆子的优势在于她被认为最有可能解决公民的不安全感。她还试图通过疏远一些与她父亲的政府有关的历史人物联络其他力量来吸引更多选民。这包括邀请前左翼前地方政府首脑弗拉迪米罗·瓦罗克进入备选政府。由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有关政策的辩论,使得反对藤森的选民们在不同的候选人之间打转。自2015年年中以来,藤森庆子已经在民意调查中遥遥领先,支持率从未跌破30%,而第二名换了几次人:先是佩德罗·巴勃罗·库琴斯基,到塞萨尔·阿库纳,到现在的胡里奥?古斯曼。

反对藤森的选民不是在找最能代表自己的观点的候选人,而想找一个在可能出现的第二轮中、最能有效对抗藤森庆子的人。这是目前最重要的政治分裂:藤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的分裂。藤森庆子将在第一轮中胜出,但她能否赢得第二轮,将取决于她能否说服更多的秘鲁人她的政府将不会重新执行她父亲的政策。

扑所迷离的秘鲁大选

何塞·E·冈萨雷斯

GCG顾问公司执行合伙人

秘鲁的总统选举几乎可称独一无二,原因在于最终结果虽将在第一轮选举的几周后揭晓,但它很难被预测。迄今为止,唯一能确定的是,根据益普索(Ipsos)最近的调查,藤森庆子在第一轮中将拿到高达30%的选票,对于这位一直拿到1/5选票的候选人而言是第一次;紧随其后的是选举中的黑马胡里奥·古斯曼,拿到18%。之前看好的佩德罗·巴勃罗·库琴斯基和阿兰·加西亚分别只有9%和5%的票,而政界新人塞萨尔·阿库纳将拿到6%。

在决胜选举中,根据益普索的调查,藤森和古斯曼各自将获得45%和43%的选票,按照竞选规则实际等同于平局。在这场没有宏大的提议、却充斥着丑闻和违规的选举中,这种民意的结果正是其典型症状。秘鲁人最迫切关心的问题在经济、腐败、犯罪方面,但这次选举背后真正的问题是人民普遍对政治和政客感到失望,原因是在过去的三届政府中,领导不力、官员易生腐败、社会政策糟糕甚至根本就没有。在前三次选举中,“反对”票均是其重要特点:托莱多当选得益于(反)加西亚的票、加西亚当选得益于(反)乌马拉、乌马拉当选得益于(反)藤森。不过,在经济放缓但健康的背景下,秘鲁人民似乎希望领导人能带来新的方向并值得信任。

本文原刊于美洲对话组织(Inter-American Dialogue)2016年2月25日的“拉美顾问”,由中拉青年学术共同体(CECLA)组织翻译。美洲对话组织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是一家致力于美洲国家政策分析与交流的著名智库,每个工作日发布一期《拉美顾问》(Latin America Advi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