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股票 > 正文

朱军之妻出新书正告读者:请叫我谭梅

发布时间:2016-02-22 10:30:14        来源:

朱军与谭梅。

“由于老公太优秀,我们的感情故事便总是以男性的视角来叙述。虽然我情愿头顶‘名人之妻’的光环,乐得自在,甘当他传记里的补充和注脚,但我们毕竟真真切切携手走过二十多年的时光,很遗憾,在那些满是阳刚之气的男性奋斗史里,烟火人间寻常光景中某些感性的瞬间和细腻的柔情,总是被匆匆忙忙地省略了。”46岁的谭梅女士最广为认知的身份是央视主持人朱军的妻子,在今年年初出版的新书《领舞》中,谭梅似乎想正告诸位读者——请叫我谭梅。

1月末,谭梅在国家图书馆举办其新书《领舞》的发布会。谭梅一直是以“朱军背后的女人”的角色出现在大众视野,这是谭梅首度发声,她在书中回忆了与朱军的爱情、讲述了她在20年间从群舞到领舞的独特心路历程,亦分享了她创办舞蹈艺术社的故事。

谭梅脱下军装后第一次走出国门。

“当名人之妻压力更大”

谭梅曾是文艺兵,后来成了名人之妻,现在更是八八空间艺术培训公司的老总。谭梅走在不同的人生道路上,当被问起这些角色中哪一个扮演起来最为困难,谭梅沉吟片刻后讲道:“是名人之妻”,八八空间对于舞蹈演员谭梅而言,是爱好、是专业,是她最得心应手的事情;“但是当名人的妻子,无论在家庭还是社会上,你都要努力去树立一个正能量的形象。”

谭梅十八岁跟朱军在一起,她比谁都明白朱军这些年奋斗的艰难,“我就觉得他有现在的这个形象非常不容易,所以我要维护,因为我们是共同携手走过来的。”

不容易的地方还在于,朱军选择了春晚的舞台,一家人“二十年没有在一起过过春节,现在孩子都十三岁了”。为了朱军在舞台上有最好的状态,谭梅小心地坐在电视机前审视着朱军身上的每一个细节,小到眉毛画得整不整齐、衣服上面是否有褶子,一旦有不熨帖的地方,谭梅会第一时间打给朱军的助理。朱军主持《艺术人生》十六年,谭梅几乎一次不落地守在电视机前看了他十六年,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团聚。

抛开生活上需要对朱军的默默支持与关照,谭梅更多地是要承受来自外界的眼光。太多人将谭梅如今的生活归结于运气好、嫁得好。采访时,谭梅的好友肖宁也为其抱不平:“大家总是认为她是在朱军的光环下,其实她没有,她真的是在非常努力地去工作。”“名人之妻”的头衔下,谭梅的奋斗反而变得更加沉重,即便是靠着自己取得的成绩,也会或多或少地被外界认定是得益于朱军的帮助。谭梅也曾感慨:“很遗憾,在那些满是阳刚之气的男性奋斗史里,烟火人间寻常光景中某些感性的瞬间和细腻的柔情,总是被匆匆忙忙地省略了。”

“我觉得在处理各种摩擦中,女性起到了一个重要的润滑剂的作用:即你怎样用自己的这样一个地位去化解矛盾。所以我觉得女性无论在家庭还是社会角色中,都有一个润滑剂的作用。”谭梅如此定位女性在家庭和社会中的角色。

2014年7月,法国,朱军与儿子一起速写。

大明星,小家庭

谭梅是在休息室接受的专访。记者刚到休息室的时候,屋子里挤满了谭梅与朱军的亲朋,朱军很高大,谭梅站在他身边,言笑晏晏。他们的儿子朱思潭像一阵风一样在亲戚间穿梭往来,一会儿靠在姥姥的怀里,一会儿又站在几个姨姨身边。

“做了母亲,使我从小姑娘的感觉突然(转变到)担起了责任。”谭梅在儿子四岁的时候开始创办八八空间。“儿子小的时候就跟我一起去上课,我去上课,他就在旁边的教室学习音乐、舞蹈、表演。是这样的一种陪伴。”

作为丈夫,朱军开始并不支持谭梅。他告诉澎湃新闻:“对于一个像我这样的忙碌的男人,从心底里讲,我当然希望她可以完全在家,希望她是一个全职太太,希望她就把家里打理好了就可以了。”“开始的时候我也给她泼过冷水,预设过各种艰难险阻,但是她依然坚持。”

对于自己的坚持,谭梅的解释是,“做好每一件事情,无论是八八空间、写书,都是给孩子树立榜样。”在谭梅看来,朱军做主持做得很优秀,她作为妈妈,虽然没有父亲有光辉,但是仍旧需要努力寻找安身立命的东西,建立起自己的事业,为孩子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相比对于儿子生活事无巨细的安排与周到的陪伴,谭梅对于自己事业的坚持或许是给孩子更好的礼物,她是在身体力行地告诉儿子独立的意义。

在谭梅十五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就过世了,“我的母亲培育了我们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出过国门,我就想陪母亲出去看看。所以2006年的时候,在朱军事业比较辉煌的时候,我选择脱下军装,陪母亲去国外看看。”谭梅十六岁当兵,脱下军装,对她而言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当天的发布会上,朱军回忆起一个生活情节:“有一天我突然不经意间听岳母跟她同事聊天,同事问她,朱军那么有名,在家里怎么样,对你怎么样云云,我岳母说‘好’,对方说怎么个好法,我岳母说了特别朴实,特别简单的一句话:‘一进家门不叫妈不说话’。”

创办八八空间

“谭梅是个真真切切的创业者,这种真真切切的企业行为、商业行为在很低端的时候是不能借助任何力量的,只有付出实实在在的辛苦。”八八空间的另一个创始人肖宁这样告诉澎湃新闻,“具体来说,房租高、学费低,没有学生,我们无法维持,只好走进社区,我来主持,她跳舞,还有一个合伙人发传单。”

在陆军十年,在海军十年,谭梅的又一个十年始于巴沟的一个小区。曾经在舞台上熠熠生辉的谭梅,开始在人群中起舞。

当时儿子朱思潭只有四岁,谭梅是顶着巨大的压力投入到创业中的。谭梅自言:人生最初的理想是做老师,毕生最爱的事业是舞蹈,因而她想将这两者合二为一,创办一所属于自己的舞蹈学校。

“我这个人,一旦开始了,我就会坚持下去,我是不会放弃的。”谭梅说出口的语气云淡风轻,但脸上满是坚定的神情。

起初,朱军并不理解更谈不上支持。

“直到2007年我办了一场大型的童话剧《丑小鸭》。”谭梅介绍说,这部剧,从导演、音响、灯光、服装都是她一个做的。“这得益于我在部队的经历,在部队时有很多事情别人不愿意干,我就去干,除了化妆,还要整理服装,布置灯光,我总是乐意去做这些。当我做导演的时候,台前幕后,这些都是非常熟悉的。这部剧出来后,我请朱老师看,从那以后他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了。”

回头总结,谭梅表示,八八空间是她的一个爱好,当初也没想到要做董事长,没规划要发展成一个什么规模。“但是我从当兵以来就很坚韧,我从来不会半途而废。就像我书里写的,刚进团的时候,我当舞蹈演员的时候我不是最出色的,但是最后我做到了领舞的位置上。”

“我觉得每一个人只要坚韧地踏着你的脚步走,一定会在你这个领域成为领头羊。”谭梅介绍了新书名的寓意,“叫《领舞》,一来是鞭策自己,现在我就想把八八空间做到艺术培训机构领舞的位置上。同时也想给女性朋友传达一种感悟,把你认为快乐的事情一直做下去,终有一天,你会有所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