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财经 > 正文

专家:全球经济衰退是市场动荡主因 A股将回基本面

发布时间:2015-08-26 21:35:26        来源:中国证券报

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认为,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最主要的逻辑是全球经济衰退,2015年-2018年,全球经济面临波动加剧。中国央行此次“双降”有利于经济稳增长,中国经济有望在2016年上半年触底,随后展开第三库存周期反弹,但真正的经济低点将在2018年出现。未来三年,大类资产的系统性机会不如过去六年,可能更多地表现为结构性特征。

全球货币宽松已达边际高点

中国证券报:近期全球股市、汇市、期市都出现暴跌现象,此轮金融市场剧烈波动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周金涛:市场大幅、连续波动有一些具体因素,如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市场估值过高、资本外流等,但最主要的逻辑是全球经济衰退。我们正处在康波衰退的第二次冲击阶段,这是我在2014年四季度提出的。康波是世界经济运行的根本决定趋势,是任何国家和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的,我在2008年即提出次贷危机是第五次康波衰退的第一次冲击阶段,一次康波衰退由两次冲击完成,随后康波将进入萧条阶段。

2008年至今已过去六年,目前有两个重要变化值得关注。其一,全球货币宽松已达边际高点,美国加息预期,中国和欧洲可能已面临宽松带来的边际效用递减问题,这是一个康波的特定阶段,反危机已达边际高点,其后应该更多地关注以货币宽松反危机的负面效果问题,那就是何时滞胀。其二,作为全球增长的主导国,美国的房地产周期第一上升阶段可能正在达到边际高点,而由此带动的美国固定资产投资也可能在边际递减,美国第二库存周期的头部正在形成中,而这个头部,大概率是本轮中周期的最高点。这两个变化说明,全球反危机的上升趋势已经结束,我们将进入康波衰退二次冲击阶段。

这个冲击阶段的本质,就是流动性宽松并不能真正创造经济增长,只是一个缓解总需求不足与债务危机的手段,而在这个过程中创造出的币值泡沫和资产价格泡沫,到了一定的时刻需要释放。我们看到的当前的全球动荡,就是这样的特征。

出现大级别危机的概率不大

中国证券报:康波衰退的二次冲击会是怎样一个过程,全球金融市场的剧烈动荡,是处于一个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开始,还是已经到达短期的尾声?

周金涛:康波衰退的二次冲击是一个系统性过程,将延续三年之久。当然,这个过程也是起起伏伏的。从全球经济运行来看,2014年底美国经济出现中周期高点之后,欧洲可能在2015年二季度也出现了短周期高点,发达经济体将在2015年下半年之后出现全面衰退特征。

但从周期运行来看,本次中周期仍未结束,所以在2016年仍将出现一个全球短周期的上升期,而这个上升期至2017年下半年之后才会出现本轮中周期的终极低点。我们虽然已然进入了二次冲击阶段,但这个过程将是相当复杂的。

短期而言,全球衰退不可避免,人民币贬值,以及全球股市的暴跌是不是一个大级别经济危机的开始?我们并不倾向于这个判断,有两个基本理由,其一,在康波看来,任何康波衰退级别的经济或者金融危机,都不会在经济通缩的状态下出现,因此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冲击是和缓而不是突发性质的。其二,从周期运动的角度看,这次经济衰退是全球本来中周期第二库存周期的回落,并非中周期终结,从而出现大级别危机的概率并不大。当然,危机之间是互相演化的,如果本次危机蔓延到中美的房地产领域,那么性质有可能发生改变。

未来三年资产配置逻辑将发生变化

中国证券报:你在《全球变局》这个报告中提出,“从全球短周期运行的节奏看,2015年的核心变局阶段当发生在三季度”,这个时点应该也与康波衰退二次冲击相关,这些特征是不是对全球的资产选择有很大的影响?

周金涛:如前所述,2015年三季度可能是康波的重要分界点,对全球大类资产配置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未来三年,有什么趋势是确定的,现在来看至少有如下四点:第一,全球将出现滞胀,通胀将在未来三年缓慢上行。第二,中国和美国都会出现第三库存周期,其时间点大致在2016年中期开始;第三,2017年中期之后,本轮中周期将结束,以周期理论来看,这个周期的结束需要解决货币过度宽松问题,资产价格的崩溃会在某些国家和领域发生;第四,美元牛市将延续至2017年。从这些情况看,未来三年资产配置与过去六年有着不同的逻辑。

在过去六年,我们资产配置的核心就是宽松,一切机会源于宽松。而在未来三年,我们资产配置的核心不会再是宽松,而增长也可能更加反反复复,所以,可以断定的是,未来三年,大类资产的系统性机会不如过去六年,可能更多地表现为结构性特征。债市应该不是配置的重点,在股市中也更多存在的是结构性的机会。商品可能存在一个三年的底部回升期,但其力度也是有限的。

A股市场趋势将向基本面回归

中国证券报:有观点认为,在全球化和多次经济危机冲击下,经济周期的平稳期在收窄,波动性在加剧。如何看待中国经济周期目前所处的复杂性与挑战性?经济短周期企稳会否在明年实现?

周金涛:与世界经济波动加剧相呼应的是,中国经济的三年收敛期正在结束,过去三年的经济回落,本质上是地产周期、投资周期、库存周期共振回落,2016年上半年触底,随后展开第三库存周期反弹。真正的中国经济低点将在2018年出现,是地产周期、投资周期、库存周期共振低点。

短期来看,2015年一季度中国的库存周期已探明第一低点,2016年上半年,本轮库存周期的第二低点将出现,随后将出现第三库存周期反弹。第三库存周期出现的基础应该源于中国产能周期的调整接近尾声,同时房地产周期自2014年见顶之后将出现B浪反弹。所以,我们对中国经济的短期企稳还是有预判的。

中国证券报:全球经济进入剧烈波动期,资产价格剧烈动荡,A股市场将如何演绎?

周金涛:从我们对经济的中期趋势的认识来看,在经济动荡加剧的状态下,中国资本市场的总体环境确实也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2014以来的这轮牛市根本原因还是在流动性宽裕背景下一种资产迁移的结果。表面看,随着中国房地产投资属性的下降,资金配置向资本市场的转移是一种短期的推动力量,但从中期来看,与经济增长不一致的市场趋势最终要向基本面回归。□本报记者 费杨生(中新网江西新闻转载)